热推小说夏央段柏南(热门小说穿书七零:炮灰娇娇她不好惹)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《热门小说穿书七零:炮灰娇娇她不好惹》全集免费阅读

吃完饭,夏央高高兴兴的戴上了自己的小草帽,往村口集合去了她到的时候,村口已经有好几个人了那几个人一看就是知青知青们看到夏央,友好的笑笑,夏央也笑了回去,俏生生的立在一边等着,完全没有之前提刀砍人的凶悍模样知青们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,走出一个女知青:“你好,我姓王,王雨晴”伸手不打笑脸人,夏央也介绍了自己:“我叫夏央”王雨晴看夏央挺好说话的,就跟她攀谈起来:“你也去镇上?”“嗯啊”“我们...

点击阅读全文

穿书七零:炮灰娇娇她不好惹

精选一篇穿书七零:炮灰娇娇她不好惹,夏央段柏南,小说推荐小说《穿书七零:炮灰娇娇她不好惹》送给各位书友,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,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夏央,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。小说作者是易加二十一,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,穿书七零:炮灰娇娇她不好惹目前已写211896字,小说最新章节第82章如此原文,小说状态连载中,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~

一、作品简介

《穿书七零:炮灰娇娇她不好惹》小说是网络作者易加二十一的倾心力作,主角是夏央。主要讲述了:吃完饭,夏央高高兴兴的戴上了自己的小草帽,往村口集合去了她到的时候,村口已经有好几个人了那几个人一看就是知青知青们看到夏央,友好的笑笑,夏央也笑了回去,俏生生的立在一边等着,完全没有之前提刀砍人的凶悍模样知青们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,走出一个女知青:“你好,我姓王,王雨晴”伸手不打笑脸人,夏央也介绍了自己:“我叫夏央”王雨晴看夏央挺好说话的,就跟她攀谈起来:“你也去镇上?”“嗯啊”“我们...

二、书友评论

语言组织能力不是很好,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懂我的意思[捂脸][捂脸]

这个阅读不足30分钟不知道咋回事,我是听了一天才听完的,难道听的不算吗

不得不说后面看的是真爽,

这个大哥啊…能不能行了,真的气死。

评论是读者的自由[微笑]

三、章节推荐

第59章有人偷窥?

第60章吃肉好难

第61章段家,我做主的,懂?

第62章:段柏南:媳妇果然很喜欢他

第63章,荡啊~漾啊~

四、作品阅读


夏央前脚进屋,迎面就是伸到她脸前的一只手,她满脸问号。

下一秒,胡蝶解答她的疑惑:“钱,我给你的二十六块钱呢,给我。”

她的态度过于理直气壮,夏央都给气笑了:“没有!”

“你个死丫头片子。”胡蝶上手要拧夏央的耳朵,那夏央怎么会站着被她拧,躲开了。

胡蝶恨铁不成钢道:“你个败家丫头,那可是二十六块钱,你这两天就给花没了?我当初就不该给你,狗洞里存不住窝窝的东西,给你钱就是糟践了。”

“那不是你给我的嫁妆钱,我愿意糟践是我的事,笑死人了,第一次听说给闺女的嫁妆有往回要的。”夏央这人从来就是你硬我更硬的脾气。

服软,不存在的!

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,她这老娘,重男轻女的厉害,对闺女向来就是给口吃的饿不死就行。

幸亏家里还有个爹,爹能制住娘,不然夏央和姐姐连学都没得上。

“屁的嫁妆钱,那是老娘给你垫上的。”胡蝶凶相毕露:“老娘要是不给你垫上,你就被人家退回来了,你还不知道感恩,快把钱给我。”

夏央一听这个,火更大了:“你当我愿意留在段家那狼窝,早知道那天跟你回来了,省的在老段家受鸟气,饭都吃不饱。”

“好啊你个白眼狼,要不是老娘,你就只能嫁给八瘸子了,你还不知道满足,这门婚事不是你闹死闹活要嫁的,现在还怨上我了?”胡蝶被气了个仰倒。

她家条件好,小闺女模样出挑,就是嫁个镇上的工人也是使得的,她倒好,被人家两块糕点骗走了,现在还来怨她。

就是知道这些,夏央才更气的。

穿过来这几天,她也算是更真切的了解了七十年代,明白了时代对一个人的局限性。

穿越之前,她是个很坚定的不婚主义者,信奉活着享受,死了拉倒。

没想到,穿越一遭,喜提奸猾丈夫,附带一个极品婆家,简直是时时刻刻在挑战她这个不婚主义者的三观。

她也不是没想过离婚跑路,但这可是七十年代。

纵观这十里八村,就没有一个离婚的,那些二婚的,不是死了男人就是死了老婆,总结起来就一句话,不死离不了。

而且就算她挑战世俗,成功离了婚,先不说要承受的流言蜚语,流氓骚扰。

就说时下这个年代,女人不婚那好比犯了天条,根本不可能。

再说跑路,她也就是想想而已,原主还有爹娘,她占了人家的身子,不能这么不负责任。

况且,她抿了抿唇,除了老娘,原主的家人们对她都很好,是没有体验过亲情的她,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。

现下有了,哪怕是属于原主的,她也不想推出去。

说来说去,夏央目前只有两条路,老老实实的当段家的媳妇儿,要不就回来夏家当女儿。

对她来说,这两条路没什么不一样的,如果非要选,她选择当段家媳妇儿。

回来夏家,她得忍受指指点点不说,还得受原主老娘的窝囊气,更有可能被老娘随便找个人嫁出去。

还不如在段家自由一些,最起码憋屈的时候可以动手。

“你个死丫头片子。”胡蝶一下狠过一下的戳着夏央的脑袋:“就跟你说长个心眼,钱别被人哄了去。”

夏央躲开她的手指:“被别人哄了去跟被你哄了去有什么区别?不都是被人哄了去?”

想在她手里抠钱,门都没有!

胡蝶一噎:“我是你娘,还能害你不成?”

“那可说不准。”夏央一点都不给她面子。

胡蝶眼睛瞪大,眼神左右撒么,想要找个趁手的武器,夏央立马开溜。

她出来的时候,段柏南正被老爹拉着聊人生谈理想,聊的段柏南脸都绿了。

夏央当做没看到移开视线,双手插兜吹着口哨路过,幸灾乐祸的态度不要太明显。

段柏南:....

夏青瑞:....

“柏南啊,打人....”

院子里的黄瓜长的正好,正是鲜嫩的时候,脆嫩清口还带点甜,夏央揪了俩,分给大侄子一个,顺便吩咐道:“洗干净了去。”

胡蝶在窗户里探出头来:“夏央儿,你又偷嘴吃,黄瓜才多大你就摘了吃,猴儿,不给她洗,又懒又馋,都是你们给惯得!”

奈何夏沐阳根本不听他奶的,屁颠屁颠的给他家夏央儿洗了黄瓜。

气的夏老娘怒发冲冠,眼看着就要猛虎出笼了,夏老爹轻轻咳嗽了两声。

好的,老虎瞬间变猫咪。

“青瑞,你怎么样?嗓子痒还是干?夏央儿,给你爹冲杯蜂蜜水来。”胡蝶扬声喊道。

夏央叼着黄瓜推了推大侄子:“你去,给我也冲一杯。”

胡蝶:“你个小...”

夏青瑞:“咳咳..”

待胡蝶回过神来时,夏央的蜂蜜水已经喝上了,那悠闲的小模样,看的她心头火起,刚想教训一顿,夏老爹:“咳咳咳...”

“青瑞啊~”

老丈人要绊住丈母娘,没空搭理段柏南,段柏南才得以脱身,也钻到灶房里:“嫂子,有我能帮忙的吗?”

夏央在一旁阴阳怪气:“哟~这时候知道表现了,在你家怎么不帮我干点活呢。”

夏大嫂夏沐阳:死亡视线!

段柏南恨不得捂住媳妇儿的嘴,再拱火下去,自己能不能竖着出去都不好说。

果然,陈桂香菜刀重重一放:“女婿客气了,上门是客,哪有让客人动手的道理。”

夏沐阳则拿了根木柴,敌视着他。

段柏南:他彻底完了。

从此他在老夏家就是个混账女婿了。

本来当初娶媳妇的手段就不太光明,还想回门这天弥补一二,被她媳妇儿这一闹腾,他能不挨揍就是好的了。

别看丈母娘好像很不待见媳妇儿的样子,但老丈人稀罕啊,最主要的是丈母娘听老丈人的啊!

“大嫂哪里的话,我算什么客人啊,一个女婿半个儿,我是咱们老夏家的半个儿子,跟我客气什么。”

既然他都这么说了,陈桂香觉得自己在客气就是不给面子了,遂指了指院子一角的柴火:“柏南啊,灶房这没多少活,你要是想干,把那些柴劈了吧。”

段柏南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沉默了。

那柴火垛比两个他还高,比他竖起来都宽,可他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:“斧头在哪?”

为了取得媳妇儿娘家的认可,他拼了!

“猴儿,去给他拿斧头,小心点别砸到脚。”陈桂香温温柔柔的叮嘱一句。

“知道了。”夏沐阳高兴了。

在他有限的认知里,抢走夏央儿的不是个好东西,欺负夏央儿的更是王八蛋。

能折腾王八蛋,他夏猴儿当仁不让!

等灶房里只剩下姑嫂两个人,陈桂香悄悄关了门,摸出一个手绢来,层层打开,数出十块钱给夏央:“这是恁哥让我给你的,给你的添妆。”

“他让我跟你说,要是在段家受了气,别怕,你大哥永远给你撑腰。”

这话,原主出嫁前夏青瑞也跟她说过,夏央从记忆里看到感触不深。

面对递到面前的十块钱,她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。

十块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能买上十几斤肉,几百斤粮食了。

“拿着。”陈桂香塞到夏央衣服兜里,叮嘱道:“这钱谁也别告诉,咱娘也别说,钱一个女人家的底气,只要你手里有钱,什么时候说话都硬气。”

“你要是在段家受了气,回来跟嫂子说,嫂子给你讨公道去,别害怕,要是在段家不开心就回来,有嫂子和你哥呢。”

夏央啃了一口黄瓜,掩饰心里的不是滋味:“我知道了,谢谢嫂子。”

“谢什么,咱们都是一家子。”陈桂香爱怜的抚了抚她的头发。

当初她生猴儿大出血,婆婆迷信不让送医院,还是呆呆的小姑子冲出去叫人,救了她和猴儿一命。

感情都是相互的,小姑子对她真心,她自然也要还以真心。

“好,一家人。”夏央慢吞吞的点了点头。

要说这老夏家,一家人都挺好的,兄妹和睦,老爹睿智有分寸,唯有一个夏老娘,是一粒老鼠屎。

重男轻女还迷信,还抠,还凶,但她有一点好,就是听夏老爹的,真无脑听,夏老爹说什么她就是什么。

幸亏家里的兄弟姐妹都是被老爹教大的,要不然夏央都不敢想。

这时候,狭小的灶房里缓缓飘出香气,陈桂香掀开锅盖给小姑子夹了块好肉:“快吃,别给他们看到。”

这种毫无保留的偏爱,让夏央怔了又怔,眼窝有些热。

她接过鸡肉塞进嘴里,下一秒,灶房的门被人粗暴的推开:“大白天的关门干嘛?是不是背着我偷吃?”

胡蝶抬脚进来,狐疑的看着夏央鼓鼓的脸蛋:“好啊你个馋死鬼,我让你偷,我打死你个三只手。”

夏央灵活闪避:“我哪有时间偷,肉刚熟你就来了!”

她真是服了!

“娘,娘,夏央儿吃的黄瓜,没吃肉,我寸步不离的守着呢。”陈桂香左拦右挡不小心挨了一下子,疼的皱眉。

“老大媳妇儿,饭好了吗?我饿了?”夏老爹温润的声音传来,夏老娘立马收手,横了两人一眼:“还不快拾掇饭,想饿死你爹!”

说罢,她直接连锅带肉都端走了。

夏央:....

“没事吧?”陈桂香担忧的看向她。

十八岁的大姑娘了,被亲娘指着鼻子骂三只手,心里该多么难过。

夏央摇了摇头:“我们也去吃饭吧。”

她脸皮厚,骂两句就骂两句,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得了。

夏家的午饭比起段家来丰盛多了,馍馍是黄面的,炒菜是放油的,尽管很少,还有一锅鸡肉,尽管谁夹一筷子都要被夏老娘剜上好几眼,但也是夏央穿越过来以后吃的最好的一顿。

当然不算空间里的。

她吃的简直要热泪盈眶了。

呜呜~

她被这个年代PUA了!

“胡蝶妹子搁家呢?听说夏央儿回来了,我给你家添道菜。”外面走进来一个身材壮硕的汉子,碗里端着块豆腐,夏老爹的脸刷的一下就黑了下去。

小说《穿书七零:炮灰娇娇她不好惹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

点击阅读全文